一纸闲愁5 如你在远方

2014一纸闲愁5写于2012.11.9

1.

没有人会注意到你的闪光,静默的心灵。

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,你只能孤独地行走在这岁月流年,虽说孤独也是一种磨练。

既然选择了一条路,又何必要去打听要走多久?

我站成笔直,影子拉长,寂寞像路两旁延伸。

又望了望来时的路,仿佛回到了那条小径,那分岔的路口。

脚下的路突然分为两途,但自己仅有一个机会,选择了,就再也不能回头。

选择根本就是放弃的同义词。

若是陷入黑暗的沼泽,是不是会叹息叹息当初为什么不选择另外一条路;但事情也许是这样:走进了一个最最美丽的国度,却对另外一条路念念不忘,若是当初选择了另一条路,现在风景会不会更好?

但没有任何方式可以检验到底那种抉择更好,一切都是马上经历,仅此一次,不能准备。好像一个演员没有经过排练就上了舞台。

他说的对,世间既没有有双全之法,凡人也没有分身之术。

难道当小径在脚下突然分岔的时候,就只能靠骰子来决定自己的未来么?

不,无论是哪条路,都是布满荆棘,在通往彼岸花开前,只是,你是否,会对另外一条路念念不忘?

谁能许你一个未来?

那不可测、不可节、不可预见。即使你有再大的手笔,也无法力挽狂澜,这是时光的趋势,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。

于是独自出发。

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找一些熟悉的事物。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便会想,这,像谁,这声音,又和谁如此相似。找着熟悉的模样,熟悉的事,以求心灵的慰藉。是的,像,仅仅是像,但那不是真,你只是在那人身上窥见了谁的影子?

这是因为太过于怀念还是介于什么不能说的秘密?

是否有些人一旦离去,就再也见不到了?

有的人错过了,也许今生不能再见。

只留下刻骨铭心的回忆,捧一缕最温柔的月光,寄奉于心中。

于是欲上青天览明月,取一缕月辉,满载一船回忆。想借月光照亮心中遥远的记忆,那被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,那伴随这伤与落寂。

有些事,我不说,那就是永远的秘密。

到现在我还习惯的在熟悉的作业纸班级上写4呢,然后笑笑,涂掉。

旧时光是个美人儿,总是让人回味。

这世间唯有过去才永恒。

那已经成为历史的篇章,灿烂的,辉煌的,或是黯淡的,失望的,谁也无法去改变。

但时间从来不会为你而停留。正如无法转拨一个已然定向的舵,一个将军唤不回上了死线的士兵。

是啊,真正让人疯狂的不是今日的沉重,而是对昨日的懊恼和对明天的畏惧,懊恼与畏惧就好像一对孪生窃贼,偷走了我们的今天。

 

2.迟起,一门亡命的艺术

不可否认,迟起、赖床给予了梁遇春无数灵感。但这货没有有意识地劳其筋骨,以增强自己的身体抵抗力。由于体弱而赖床,长期赖床使体质更加虚弱,愈弱愈想赖床,形成不好的循环,最终英年早逝,年仅26岁。

为了给自己耐床张目,他甚至总结出一些在我看来啼笑皆非的梁氏理论。如“我天天总是在可能的范围之内,尽量地滞在床上——那是我们的神庙——看着射在被上的日光,暗笑四围人们无谓的匆忙,回味前夜的痴梦——那是比做梦还有意思的事,——细想迟起的好处,惟我独尊地躺着,东倒西倾的小房立刻变做一座快乐的皇宫”等等。

这所谓的梁氏理论也成了他的催命符,令人叹惋。

对于他,迟起,的确是一门亡命的艺术,才华横溢的他,早早的终止了前进的步伐。

请早起,无论何时。梁遇春还有人替他叹息呢,叹息他的英年早逝。而平凡的你我又会有谁,来叹惋?

他像是一个灿烂的春,沉在夜里,宁静而黑暗。

 

3.附上一篇不是我写的散文

时光如水,总是无言。若你安好,便是晴天。

一直想做个安静的女子,在最深的红尘里守着自己,守住最初的萌动和欣喜。

或者陷在一本光影流年中,翻看那些依稀旧梦。

时光仿佛一杯静水,依然深刻依然可以深流,

而一份心情却与风月无关,水逝惊鸿去。

站在时光的路口,回望曾经走过的美丽和温柔。

许多人,许多事,许多曾经花发枝满的渴求与憧憬,

依然在岁月的长河中缓缓流过,又默默回溯。

世事纷繁,时光终是无言,所谓的执念也许只是虚妄,所谓的抵达也不过是终点。

生命不止,红尘无尽。仅以一程换一种懂得,仅以一程换一场经历,如此,而已。

滚滚红尘,谁又是谁生命中的看客和过客?

推开一扇叫岁月的门,许多年华终于被渐次搁浅。

而你,永远是斜格子里的光影,游走在梦与现实的边缘。

若是时光锁住的葱茏,曳动冷冷的素月清秋,那么弱水三千,谁取你一瓢,醉饮红尘外?

此生,若你安好,便是晴天。

(貌似作者是林徽因)

 

4.结语

如果再给我时间,我是不是能写得更好?

执著着,经过时间浪涛洗礼后,又剩下了什么。

算了,写成这样了,没关系吧。

真的没关系么。

既然都已经写成这样了,那就这样吧。

“终于明白,有些路,只能一个人走。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,一起相伴雨季,走过年华,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。红尘陌上,独自行走,绿萝拂过衣襟,青云打湿诺言。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,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。那时候,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,一个人的细水长流。

如果可以,请让我预支一段如莲的时光,哪怕将来某一天加倍偿还。这个雨季会在何时停歇,无从知晓。但我知道,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”(林徽因传)

-THE END-

2012年11月

本博客若无特殊说明则由 hrwhisper 原创发布
转载请点名出处:细语呢喃 > 一纸闲愁5 如你在远方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hrwhisper.me/emotion-at-a-paper-5/

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一纸闲愁 .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