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也想和这世界谈谈

当做《1988:我想和这世界谈谈》书评

我也想和世界谈谈,在还没看韩寒的书之前。

他说

丁丁哥哥说,我要去北方。
我说,哇,带我一起去吧。
丁丁哥哥说,不行,你太小了。
我说,我坐火车不用钱的。
丁丁哥哥说,不行,你太大了。
我说,丁丁哥哥,你去做什么啊?
丁丁哥哥说,我去和他们谈谈。
我说,你和谁谈谈啊?
丁丁哥哥唇边露出微笑,急切地说,这个世界。
我说,哇噢。

他说,我去和这世界谈谈。
于是丁丁哥哥挥挥手,一路北上,
却再也没有回来。

我记得他热血的模样,
记得他说,他要和这世界谈谈,
却没弄懂他是怎么死的。

后来我看了豆瓣,才知道
丁丁哥哥是死于one nine eight nine。
那一年。传说中的学潮。
所以书名要叫做1988,是么。

那些有的人一直试图掩盖的真相,
因为那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
就和小日本一样,
想要抹杀二战时自己曾犯下的错误。
其实谁都想将不好的事情试图去掩盖。
只不过那不是个坚强的人。

而只因为“领导”犯下的错误,无论是士兵还是学生血流成河,无论是二战日本还是学潮。
“领导”是左倾、右倾还是东倒西歪,其实都和我没太大的关系。
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悲,多少应该流在身上的热血,就这么被涂在了地上。

爱情啊

“其实温水煮不了青蛙的,不要以为现实可以改变你,不要被黑夜染黑,你要做你自己,现实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,现实不过是只纸老虎……
砰的一声巨响。孟孟赶在青蛙往外跳之前,一把用盖子扣住了锅,旋即把火开到最大,青蛙则在里面乱跳,我看得心惊胆战。
孟孟一手用力按住,一边转身直勾勾地看着我,说,这才是现实。”

在后会无期中,这段话被排成了电影,只不过,”我”和”孟孟”换成了马浩汉和江河。

而我们的现实是:不愿意付出,却想着有个人死心塌地的爱着自己。
好想和这世界谈谈。
这世界究竟怎么了。

年轻人们他们不读韩寒,只看日韩,无论动漫还是偶像剧;他们不关注事实,偶尔写写文章却不知道王小波是何许人物;愿意看着两个小时的电影而不愿意去读原书,愿意行遍大江南北而却没有和心灵一起上路。
社会充满了快餐文化,一切都是速成的。
你看书名:XX天精通XXXX。
如果一个年轻人的内心充满的都是想要成功的欲望,那么他的内心是绚丽的还是贫瘠的?
成功,成功,最普遍的精神鸦片,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想要沾上边。
成功,成功,而衡量他的最普遍的方法却是,我赚了多少的钱。
RUC的建筑,几乎每年都有外貌的装修,校长大人只想着修缮外观,却不去丰富内在的美。
就如同一个只注重自己外表的人,她考虑的是如何去打扮自己,而不愿去修身养性。
而我们大多数人自己做错了什么首先想到的是试图掩盖,而不是补救;
愿意去找适合的人,却没有想过成为适合的那个人。
以爱的名义要求对方给自己自由,却滥用自己的自由。

突然想起前阵子看的《阿甘正传》
主角阿甘,他的智商只有70。
大家都说他是傻子。
因为傻,一次次的被人嘲笑,
因为傻,一次次的被所爱的人背叛——那个说要变成一只鸟飞走的女子。
那个总是说:阿甘,你不懂什么是爱。

他难过么,当然难过,但是我爱你。
我可以等。宁愿笨也不想要悔恨。
于是历史一次次的循环,总统一次次的遇刺,珍妮一次次的背叛。
是因为他不够聪明吗?所以珍妮不爱他?
后来,他去找到珍妮的时候,
在知道珍妮有自己的孩子时候,紧张的问,他聪明吗?
我那时候是心疼了。
那个南阿拉巴马的傻瓜阿甘,最终如愿以偿,娶了珍妮,有个小阿甘。
珍妮很快的死了。
在影片最后,当阿甘站在珍妮墓前,缓缓的说:

I miss you Jenny
if there’s anything you need.
I won’t be far away..

我承认我刚才回放的时候矫情的哭了。
不为他最后如愿以偿的娶了珍妮,而为这个傻瓜懂得许多聪明人没有的感情——爱情。
而那些自以为拥有了爱情的聪明人其实并没有得到爱,也不知道什么是爱。
这个傻瓜——我愿意称他为傻瓜,傻瓜有一种疼爱的味道。
也许我们才是傻子。

那你明白吗?
什么才是爱情?

刚看静扬的博客上说:“想起李洋前几天跟我说的,『你觉得找老婆是要找很漂亮的但却会花钱,还是找不怎么漂亮的,却会过日子的。』当时我随口回答到,主要还是看感觉。可是真的是靠感觉吗?理性不是应该最终大于感性吗?所以如给我再一次机会,或许我会和他一样,毫不犹豫的说『当然是会过生活』”
我也一样,必须是会过日子的。
琴棋书画诗情画意,永远只能来点缀生活,柴米油盐酱醋茶,才是生活的全部。

“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,牵牵手就想旅游。”(《十年》)
岁月,需要怎样荒芜一颗心,才会甘愿就此沉沦?
那么随便的找个人度过余生多么简单。
随便的找个人牵牵手就当做是约定。
只是我不甘心找个素昧平生的人。
那些口口声声的说不愿意将就的人,
是因为无法忘却曾经的人,
还是因为不愿意去了解眼前的人?

爱情不能是不作为。
那些说我们最后没有在一起的,
你们努力的在一起过了吗?
那些说分手后还要做朋友的,
你们联系过对方吗?
还是多了一个躺在通讯录角落里的名字,然后切断所有连向它的方式?

人们埋怨一成不变,但也埋怨居无定所,人们其实都无所谓,只是要给日子找点岔子而已,似乎只有违背现在的生活,才真正懂得了生活,生活就是一个婊子、一个戏子、一个你能想到的—切,你所有的比喻就往里面扔吧,你总是对的。因为生活太强大了,最强者总是懒得跟你反驳,甚至任你修饰,然后悄悄地把锅盖盖。

而她曾猛然的把我的锅盖盖住。
我在里面咒骂,比谁都爱过,也比谁都恨过。

做错的人,需要弥补就是了。
我没有做错什么。
我只是想找回她。
又花费了好几个月的勇气。
这一次,我至少是勇敢的,我承认的朋友们也会赞许我的行为,因为他们都会是这样的人,你也许会为我流泪,但也许心中会说,你太蠢了。

是蠢吧,是傻吧。
我都认了。
如果你还在的话,会不会心疼的说一句傻瓜。

(待修改)

本博客若无特殊说明则由 hrwhisper 原创发布
转载请点名出处:细语呢喃 > 我也想和这世界谈谈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hrwhisper.me/i-want-to-talk-to-the-world/

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谁的呢喃 . permalink.

2 thoughts on “我也想和这世界谈谈

  1. 这年我们二十又三,十年前,以为牵牵手就能走的很远,以为夏天的一只蝉就是一个夏天。是蠢吧,是傻吧,我都认了。至少曾经天真过,曾经以为拥有过,而不是仅剩深夜酒杯的碰撞声,一地都是梦碎的清脆。

    • 只有努力过的人才有资格说没有遗憾。所以说那些说要一起加油的都是骗人的,只有留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加油的才是真的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